av黄色摸特

員工風采
您當前所在位置是:首頁 > 員工之窗 > 員工風采
媽媽的洋櫃
发布时间:2017-10-27 00:00:00     点击量:128次    作者:管理员   分享到:

午饭后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猛然间又想起了妈妈,想起了媽媽的洋櫃,不知不觉间,泪水打湿了枕巾。

在雁門關以外的晉北地區,幾乎家家戶戶都有至少一個洋櫃。所謂洋櫃,就是一個長約1.6米、高約1.2米、寬約不到1米的木質儲物櫃,當地人給它起了一個好聽的名字——洋櫃。

自記事起,我家堂屋正中就擺著一個暗紅色的洋櫃,側面總是挂著一把鎖子,時常鎖的緊緊的,鑰匙由媽媽把著,時刻拴在腰間裝在褲兜裏,生怕丟了。我對那個家裏唯一上鎖的家具充滿了好奇。那裏究竟放些什麽呢?

一年除夕早上,我們吃完早飯,坐在炕上玩,媽媽下了地,饒有興致地打開那個洋櫃,從裏面拿出幾套嶄新的衣服,遞給我們說:“今天過大年,每個人都把舊衣服脫下來,換上新衣服。”于是我們都迫不及待地開始穿新衣服,一下子都感覺很神氣!到了晚上,媽媽又打開洋櫃,從裏面拿出一串100響的鞭炮,然後坐到炕上,把鞭炮一個一個拆開,平均分成三份,分給家裏面年齡較小的三哥、四哥和我。由于我最小,媽媽把不能分的最後一個分給了我,我分得了34個鞭炮。我們裝著鞭炮,點燃一支香,到院子裏噼裏啪啦地響了起來。媽媽看著我們興高采烈地玩,笑的合不攏嘴。

有一次,我和妈妈呆在家里,记不起妈妈要干啥,到堂屋打开了洋柜取什么东西。出于好奇,我鞋都顾不上穿,紧随妈妈身后,当妈妈打开柜门的那一刻,我已踩着柜沿叭在在柜门边,妈妈娇嗔地看着我说:“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滴”。哇,这个柜子除了下面很大的空间外,最上面还有三个抽屉,虽然没有上锁,但是我想,那里面一定放着“好东西”。果然不出所料,妈妈拉开其中的一个,摸索出一块糖来,塞到我的嘴里,我好久没有吃过它了,好甜!原来媽媽的洋櫃是一个“百宝箱”。从那以后,只要妈妈开柜,我总会凑过去,看有没有好东西,也总会得到妈妈的“赏赐”,或糖果,或小果子,或梨或苹果。

依稀記得初二那年春季,學校要收什麽錢,30塊!在那個貧窮的年代,尤其對于我們這個兄妹七人的農家來說,30塊錢是一個不小的數字,平時從沒有交過這麽多錢。我回到家,和爸爸媽媽說了這個事情,爸爸媽媽滿目愁容。媽媽讓我和老師說一下,遲交幾天。周末回到家裏,媽媽還是打開那個洋櫃,拉開抽屜,從人造革做的小包裏拿出30塊錢,遞給了我,說:“明天把錢交給老師”,其他什麽也沒說。我接過錢,不經意地瞅了瞅媽媽,感覺媽媽的皺紋似乎又加深了!當時心很疼,心裏想:媽媽,我會努力學習的。

轉眼高中畢業,參加高考,我成爲了當年村裏唯一一個考上本科的。分數出來後,傳到媽媽耳朵裏,媽媽高興的坐臥不安。媽媽又打開那個帶給我驚喜和希望的洋櫃,取出那個人造革的錢包,拉著我的手,讓我騎自行車帶上她進縣城。到了縣城,媽媽領著我進了一家商店,讓我看一套運動衣,媽媽知道我喜歡運動,喜歡運動衣。經過挑選,花55元買了一套藍色的運動衣。媽媽說:“以前你老穿你三哥和四哥的舊衣服,馬上就要上大學了,得穿套新衣服。”我穿上了那套運動衣,媽媽不住地欣賞,露出了自豪的笑容。到了大學後,我穿上那套運動衣在校門口照了相,並把照片寄給了媽媽,媽媽一直把那張照片保存在身邊。

大学毕业分配到异地工作,回家次数少了,和妈妈在一起的时间也少了,但我经常会想念妈妈,想起媽媽的洋櫃。那是201311月下旬的一天下午,我正在上班,二姐打來電話,說媽媽正在街上看戲,突然身體不適倒在街上。放下電話後,我馬上就往家裏趕,等回去後,媽媽已在醫院裏打著點滴,哥哥姐姐們圍在在媽媽身邊。媽媽看到我回來,掙紮著起來,蒼老的臉上挂滿淚水,我把媽媽樓在懷裏,摸著她臉上的淚水。第二天下午媽媽病情(急性腦梗)急劇惡化,呼吸困難,昏迷不醒,任憑我們聲嘶力竭的呼喊,媽媽始終都沒有回應!到了第三天,媽媽終于沒有逃過這一劫,永遠地離開了我們!骨肉的分離給我了沈重的打擊,讓我痛徹心扉!但是我總感覺媽媽還在,還在佑護著我們。

媽媽永遠地走了,只有那個曾經帶給我驚喜和希望的暗紅色的洋櫃還靜靜地伫立在那裏……(張建軍)